美国金融机构“切断”阿富汗汇款业务 塔利班将实施资本管制?

财联社讯,目前,距离塔利班上周日完成对阿富汗的快速接管,不费一枪一弹拿下喀布尔,才刚刚过去了一周时间。喀布尔机场依然聚集了成千上万急于逃离阿富汗的人群,而对于那些普通的阿富汗民众而言,除了将面临塔利班统治下政权治理的不确定性,不断贬值的本国货币和持续高涨的物价,更将令他们的生计变得愈发艰难。

据悉,美国两家主要的转账服务机构——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 Co.)和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在上周已经陆续暂停了向阿富汗汇款业务,同时多数美国银行也在更密切地审查与阿富汗银行之间的交易,它们正在等待美国官方作出最新决定——即对塔利班的制裁是否将扩大至阿富汗全国范围内实施。

若作出这一决定,可能会在短期内进一步加剧阿富汗的金融危机,而如果制裁更广泛地适用于与这个塔利班控制的国家的任何商业往来,阿富汗可能会如同伊朗一样,被排除在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之外。

美国金融机构如履薄冰 纷纷“切断”向阿汇款渠道

美国西联汇款公司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随着美国从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撤军,西联汇款将暂停向阿富汗的汇款服务。“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一迅速发展的情况,并让我们的客户和同事得以了解相关进展。”

该公司称,危险的形势使得西联别无选择,只能暂时停止向阿富汗汇款,自8月16日起生效。西联汇款是美国主要的转账服务机构之一,提供从美国向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汇款服务。

速汇金则表示,该机构将不再为进出阿富汗的支付提供便利,同时“随着形势的继续发展,其将密切留意美国政府的相关指导意见”。

此前,美国白宫已表示将冻结阿富汗央行的将近95亿美元的资产储备,并且禁止向阿富汗运送现金。对此,美国财政部下属的美国货币监理署前高级官员Dan Stipano表示:“眼下没人愿意处于为恐怖分子相关的人提供资金的境地,没人想违反制裁规定。”

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反恐融资领域权威组织——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在早些时候的指导意见中也曾警告各成员国,鉴于塔利班被美国、联合国和其他国家认定为恐怖组织,他们必须冻结塔利班的资产,并确保不向塔利班直接或间接提供资金或其他资产。

有美国金融业官员指出,金融业目前正在向制定监管制裁政策的美国财政部施压,要求其提供具体的指导意见,但迄今为止,美国财政部尚未给出明确回应。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世行官员就此事曾多次致电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的热线电话。该办公室负责管理和执行经济制裁。

一位前美国财政部官员表示,是否扩大制裁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塔利班的统治方式,并将由拜登政府的最高层做出决定。这些人士说,美国不提供公开指导,是在利用缺乏透明度作为可能扩大制裁的威胁,加大对塔利班的外交压力。

与此同时,各银行正在努力确保与阿富汗实体的所有交易都得到尽可能彻底的审查,以确保不会违反制裁。

被发现违反制裁的金融机构可能面临高额罚款,负责人可能面临刑事指控。由于塔利班眼下已开始准备控制一些此前未被列入黑名单的实体,比如阿富汗央行和一些商业银行,一些美国银行甚至已经考虑将阿富汗央行的名字加入筛选名单中,用来标记与受制裁的个人或高风险人士有关的交易。

阿富汗经济料雪上加霜 塔利班恐实施资本管制?

分析人士指出,上述美国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谨慎做法,势必会进一步减缓外界与阿富汗贸易和其他交易所需的资金流动。而海外支付是许多阿富汗家庭获得经济支持的关键来源。随着华盛顿冻结了数十亿美元的阿富汗政府资产,并停止向阿富汗运送现金,这些私营金融公司的行动可能会进一步加剧阿富汗的经济困境。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汇款——从国外寄给阿富汗境内居民的钱,去年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4%。阿富汗去年的GDP为198亿美元。

目前已逃离喀布尔的阿富汗央行行长艾哈迈迪(Ajmal Ahmady)上周在Twitter上写道,他相信当地银行已经告诉客户,他们不能提取美元存款,因为央行已无法向银行提供美元。艾哈迈迪表示,他预计塔利班将实施资本管制,以缓解美元短缺,而这将刺激阿富汗货币进一步贬值和通货膨胀。

艾哈迈迪指出,在上周创下历史新低之后,阿富汗尼可能会进一步走弱。这可能会使进口商品更加昂贵,从而刺激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飙升。

由于阿富汗货币阿富汗尼不被国际跨境贸易所接受,这使得该国此前严重依赖美元和被称为hawala的非正式转账系统。在现代银行体系出现之前,这一基于信托的现金转账系统支撑了整个中东和南亚的国际贸易,至今仍是阿富汗人日常生活中不可获取的一部分。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6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就曾警告说,阿富汗已经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IMF称,武装冲突升级以及美国支持的和平进程失败,可能引发资本外逃、持续的汇率压力、产出下降以及失业和贫困加剧。IMF当时表示,如果援助金额减少,喀布尔当局可能难以支付工资,并被迫削减占GDP 10%以上的公共服务和投资。

而即便如此,IMF在上周三依然宣布暂停了对该国近5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援助。

“目前,国际社会对承认阿富汗政府尚无明确认识,因此该国无法获得特别提款权或其他IMF资源,”IMF发言人盖里·赖斯称,“IMF一向以国际社会的观点为指导。”

阿富汗国籍的阿肯色大学(University of Arkansas)经济学博士生Ahmad Shah Mobariz在以其祖国为背景的研究经济发展项目中表示,美军撤离后,阿富汗的下一个担忧将是“物价上涨,很多中等收入人群就此陷入贫困”。